Tahlia

这里木兮。
破坏后没有创造,那就只是终结了。
近日闭关,潜心读书。

【原创】记昨日书(一)

·主耀菊,副cp含全员
·校园风

第一章 启程的时间
 
记昨日书,寒窗苦读,不辩虚无,不知归途。
记昨日书,不问疾苦,时光不再,光阴虚度。
记昨日书,人间酸甜,放浪不羁,爱只半途。
记昨日书,胆怯善妒,轻浮亵渎,郁结满腹。
记昨日书,荒唐春秋,归喜欢处,渡人自渡。
 
王耀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倒霉极了。在自家妹妹书柜里少数几本言情小说中,男女主人公忙着风花雪月的高中时光里,他竟然都用来和一群笨蛋朋友们相遇相欢。高考后的脑子里装着生活的部分被各种公式挤的一点空余也不剩,仅有的一点脑容量也被用来盛那些和朋友们一起做过的蠢事,竟然没有一寸地方留给自己少年时幻想的情感故事。
即使如此,他依然记得在中考发榜的那天,发现自己考上了第一志愿的时候,曾经在心里说了不下一百次万岁。
但他敢确定当时他绝对不是抱着“要和一堆神经病一样的家伙共读高中生活”的目的,来到国际部的。
但他就是遇见了这么一群人。
王耀站在校门外看着前一周毕业典礼才铺好的红毯,每年都要装修成新样子的校门上,写着高考顺利的横幅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拆。他还没来得及为眼前向各方远行的同窗们感到离别的忧伤,肩膀就被一股大力勾向左边。
“……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觉得如果我要求你付我扭到腰的医药费,或者让那个毛熊和你再打一架,你下次也许就不会像你家那只肥猫一样见面就扑到我背上了?”
身后慢了几步走来的亚瑟和弗朗西斯起码还装出一副于心不忍的表情,而面前这个罪魁祸首还摆着不自知的样子胡乱抓着自己的头发,笑得一脸灿烂。
——如果不是因为刚刚高考完我完全没体力和这家伙较劲。王耀想,如果这是平日里的话,他可绝对不会只是讽刺两句。
更何况,面前这家伙在高中三年里就没听懂过几次别人话里的意思。
“亚蒂你看王耀他刚刚看着校门的眼神是不是很蠢!简直像是参加送葬队伍的中年妇人嘛,又不是不回来了,是不是很好笑——”
金发还乱糟糟的高个子男孩敏捷地一弯身躲过王耀打来的一拳,接触到身后抱臂看着的亚瑟投来的目光后便跨了几步跑到对方身边叽叽喳喳地继续谈天说地。王耀看及此处不禁气短,心中默念希望亚瑟替他好好教训这个家伙,遂没好气地丢给阿尔弗雷德一个白眼。
瞪完那一眼,王耀好歹是又恢复了以往人前人后的君子气派,索性把身边没说两句就习惯性拌起嘴的三个人当做了吵闹的空气。他望了望腕上戴着的手表,正要低头换个离旁边的三个家伙远一点的位置时,却忽然很开心地冲人群中的一点招了招手。
“小菊——这边!”
黑发的娃娃脸青年也微微颌首示意,他身后一蹦一跳走着个棕发的乐天派,头发右侧明显被揉得乱糟糟的,眼睛因为不适应考场外忽然刺眼的阳光而微微眯起。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站在校门旁的这一小群人中,前者微微一笑向王耀和弗朗西斯打了招呼,轻轻挑眉刻意忽视了正拌嘴到入神的另外两人。而落后两步的费里西安诺则在和面前几人都道过下午好后,径直走到亚瑟和阿尔弗雷德身边,探头过去呆呆地问着他们在聊什么。
王耀和本田菊相视一笑。
“耀君,英语如何?”
王耀无奈的咧嘴一乐,摊摊手做出无奈的架势,似乎是想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换来身边青年善解人意的一个眼神。扮了个苦脸,王耀对着这个考前每天一起恶补英语词汇和听力的人比了胜利的手势。
“反正和你一起复习的东西都记得特别清楚,也还多亏那几天一起补了一下才能勉强算是顺利。”
本田菊听到前半句时浅浅的脸红了一下,随即也按着王耀的模样做了一样的手势,笑得温柔。风吹下校门对面路边树上的一朵朵槐花,把奇异的香气一点一点散到远处。阳光一半透过树荫碎成一片片,一半却直直地给四散的人们的背影镀了金。离开的人有被家人们簇拥着的,也有独自离开的,像王耀他们一样聚集成一团等着朋友们的人也着实不少。他们各自都说着不同的事情,也有如阿尔弗雷德一样嘴上说对恋旧不屑一顾的家伙。可他们眼中却也像注视着朋友们一直笑得粲然的阿尔一样,明明白白的写着不舍。
下午五时许的阳光随时间越变越暖,不再如正午那般炙热躁动,恰似他们这群走出了校门却未真的成熟的青年们,虽未完全沉稳却也渐显光彩。
“小菊,你说基尔他们怎么这么慢啊,该不会是他又在考场惹什么事了吧——”
王耀余光瞥到弗朗西斯和亚瑟几乎同步的看了一眼手表,于是忽然蹦出这么句话,语毕偏头看着本田菊笑。黑发青年不知是不是为了配合,黑眸一暗显出有些担忧和无奈的表情,对上王耀的目光。他嗓音不温不火令人莫名的安心,可说出的话完全是半开玩笑的意味。
“啊,那样的话在下可有一点担心路德维希君的状况了。”
王耀不禁微扬嘴角。他看到本田菊耳畔一缕短发随转头的动作而垂下,于是轻车熟路的伸手把它重新绕回对方耳后。本田菊自又是现出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却很快被相互的默契和熟稔转为唇边柔和的弧度。他轻声叹口气后又望向校门中走出的人群,游移的目光捕捉到要找的三个人影,刚要挥手却被身后费里和阿尔活力十足的招呼声打断。
“路德——”
“哟基尔伯特!”
“……蠢熊。”
最后一句招呼阿尔弗雷德说的很是勉强,反倒是费里一反往常有些战战兢兢的态度,坦诚的挥了挥手笑着。
两个德国青年中稍年长的那位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反倒是年龄稍小的弟弟更显得严肃稳重。身后一向不喜与人同行的俄国青年只是安静的摆出一脸温和的笑,依旧在六月围着他又长又厚的围巾,额头上却一点汗珠也无。
亚瑟扶了扶黑框眼镜,微笑着开口。
“既然人都来齐了……”
话尾却很自然的被弗朗西斯戏谑的笑着接过。
“……那就出发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