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hlia

这里木兮。
破坏后没有创造,那就只是终结了。
近日闭关,潜心读书。

【原创】记昨日书(二)

第二章 陌生的时间

高中的第一段上课铃声已经响过了两遍。
王耀瞅瞅左边和后排空着的两套桌椅,听老师说着今天有个叫本田菊的同学请假,便在脑内猜着究竟是哪套桌椅的主人。
诚然,这很无聊,王耀无奈的在心里摊了摊手。他想道,如果有谁能告诉我在听这些话的时候有什么能做的事情,就太好了。
不过几分钟的发呆,穿着白大褂的班主任就已经交代完了今天开学典礼的注意事项,站在讲台前做起了自我介绍。听着从小至大没一点变化的呆板演说,百无聊赖地拿出笔在语文书的扉页画起了古装人物。
“……木子李,晏然的晏。我是你们的古文老师。……”
王耀抬头瞥了一眼窗外。教室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正巧看得到运动场上打球的体育老师,球触地的声音传不到教室,看上去像一出在早晨上演的哑剧。也就三十多岁的老师正拿起粉笔准备在黑板上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姓名,走廊的另一端就忽然传来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声。

1-A的门牌随着金发少年极大力打开教室的门的动作前后大幅度地晃动着,而始作俑者则揉了揉前额翘起的短发,状似毫不在意地冲老师一笑。
他单肩挎着个黑色的书包,径直走到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坐定。
老师倒也不介意似的继续抄他那一串数字,王耀则像自己身后那个迟到的人没来之前一般,继续托着腮在书上涂人物轮廓。
啊,猜对了,是左边的人请假。王耀思及此处,不知为何忽然心情很好地在书上几笔画了一朵小雏菊。他身后开始传来很轻微的摩擦声,接着是不很引人注意的扯开什么包装的声音。王耀自当没听见一样画着手里的东西,时不时侧头看看花茎和土地交融的地方哪里阴影涂得奇怪。

讲台前粉笔刮擦黑板的声响停了,王耀于是抬头望了望讲台的方向。老师把粉笔扔进盒子里,拍拍手抱起讲义踏出了教室,黑板上留了一串龙飞凤舞的数字。
教室里瞬间像是活了过来。王耀想,如果说老师在的时候这群人是和死了一样,那现在大概算是诈尸——
“……这位同学,请问您可否别在我旁边吃汉堡了?”
斜后方传来一个明显压抑了很久的声音。王耀这才感觉到身边不知何时满满的都是肉和可乐的味道,而那个光明正大迟到的家伙此刻正睁着一双海蓝色的眼睛看着他右边的同学。
被盯着的少年也一样是淡金色的短发,比起被指责的人而言虽有稍显稚嫩的长相,可在言语间却是要成熟许多。许是被盯得烦了,那男生清了清喉咙,碧绿的眸子眯了眯。他再一次冲着那个虽然转过身但依旧没停下咀嚼动作的人开口,虽然目光中的不满像是要溢出来,但唇边依旧保持着有礼有节的微笑。
“拜托。这位同学,这里可是教室,马上就是上课时间了。你不仅迟到打扰大家还毫无顾忌地吃东西,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公民意识吗?”
王耀大概也用一分多钟把事情看了个清楚,刚开口要帮着这个男生劝身后的人,便发觉他已经把手里的汉堡塞到了纸袋里,还小心的打了个结。看着身后的少年依旧笑着,毫无与谁怄气的样子,他便讪讪地取消了参与这件事的打算。但刚转身就听到后座的家伙对着他身边的男生开口,他的声音也像极了他给王耀的第一印象,充满了活力。
“阿尔弗雷德。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很开心遇到你。”
很少遇到这样明明被教育了还能若无其事笑着说‘交个朋友吧’的人,也可以说,这家伙没准是个极品。
 
王耀抓着铅笔,注意听着后排的动静。
果然。方才还看起来有些不满的男生明显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尝试着开口但开始只发出了没什么意义的音节。
王耀足足攥着笔等了一分半。
“呃,我是亚瑟·柯克兰。幸会。”
在王耀打算就此打住,继续专心涂他的语文书的时候,后排传来了最后一点动静。
那个叫亚瑟的男生对他邻座一个束发的男生用法语说了句什么。王耀听不明白,转头去看的时候却正好和后座的人对视。
在王耀看来,这气氛一时间似乎有些尴尬。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王耀..”
王耀和三个前后回头看向他的人犹豫地挥手,心里为和高中同学认识的第一句话竟然这么普通而感到深深地后悔。
但这三个金发的家伙仅仅给了他一秒钟这么想。
“你好——”
三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随后又用不知哪里来的默契相视一笑。
“我是世界的Hero阿尔弗雷德——”
“亚瑟·柯克兰。顺便一提,左边那个叫弗朗西斯的是变态。”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顺便一提,右边的小亚瑟是傲娇。”
“你才傲娇你全家都傲娇!”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又把他的汉堡从书包里拽出来,咬了一口,笑了。他轻声对王耀说:
“看,大叔打架。”

王耀直到第二天正式上课才知道他左边请假没来的本田菊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如果用的是家伙这样的称呼,听起来可能觉得这两个字包含了辛酸不满和无奈。但事实上,第二天遇见早早到校的本田菊的时候,倒真的是给王耀留下了很不错的第一印象。
王耀一向来得早,大多时候是为了挑人少的晨间不受打扰地看书。是以在初中的班级里习惯了总是第一个到校的他,在看到本田菊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样子时不意外地愣住了。
“日本……人偶。”
王耀挠挠头,不知为何有点不好意思。他小声嘟囔着,然后抓着手里的《安妮日记》走到位置上坐好。刚过了七点的校园一点也没有工作日应该有的热闹,秋季的天空也并非书中“江城如画里,山晓望晴空”的描写,而是带着秋雨后的阴沉。校门口一个拿着大杯奶茶的女孩子和同伴笑着走进来,走廊远处传来值日生进班开锁的声音,楼梯转角有运动鞋踏在地板上的轻响。
王耀翻书的速度不快,书页在指间缓缓的做着往复的动作,目光专注而沉静。

或许本田菊是刚刚睡着,才会被王耀进入教室时弄出的细微动静闹得皱了皱眉。他直起身揉揉眼睛,拿起盖在手背上的书继续看起来。
直到看了快一分钟他才意识到王耀的存在。
王耀眼角的余光瞥到本田菊转头看着自己,很精致的脸上一副犹豫的神情,似乎是在考虑着是不是打个招呼才比较合适。于是他便顺水推舟般转身面对着本田菊,像是为了缓和气氛一样微笑。
在王耀转身的同时,本田菊翻了一页书拿起笔勾画起字句。于是他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再次抬头等着王耀开口。
“那个……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是王耀,愿意如何称呼都可以。”
“嗯。在下本田菊,初次见面,日后请多关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