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hlia

这里木兮。
破坏后没有创造,那就只是终结了。
近日闭关,潜心读书。

【极东/耀菊】物化是一家

我是C城一中高一6班的一位同学,我的人生理想是学习贯彻五讲四美潜心于书海间天天向上。
高一六班在一中也算是很独特的一个班级——我们是第一批从一中的初中部直升高中部的同学,也因此每位同学间的关系都比其他班的要亲近许多,可谓是一个无比温暖友爱的大家庭。
但最近这个大家庭遭受了来自物理老师和化学老师的双重攻击——这让我们班全体坚决贯彻中学生守则,不早恋不分心安安心心脚踏实地的好少年们都被泼了一脸冰冷的某种家养大型犬科动物的粮食。
故事还要从新高一入学典礼结束后,各科老师进班自我介绍的那时开始。
轮到物理老师进班时出了点小意外。
因为物理老师并不是一个人进来的。
于是班里的同学看到了这么一幕,一个面貌温文尔雅,长发束成一缕斜斜搭在颈侧的男子拉着另一个黑色短发一脸严肃的青年走了进来,而那个被拉着的人面上波澜不惊却一直在试图让自己从对方旁边脱身。
物理老师刚刚站定便被身边的人有些气恼的拍掉了手。
无视掉身边人一脸你要干啥你敢做什么我现在就切腹死给你看的模样,物理老师自顾自的开了口介绍,但却是带了身边那位老师的份。
【大家好,我是王耀,你们以后的物理老师——】
王老师停顿了一下,接着手搭上一旁偏着头显然还在生气的人的肩。
那青年轻轻颤了一下,却没有躲开,任王老师继续说下去。
【这位是本田菊,以后会担任你们的化学老师……大家要听小菊的话,不然……】
我们眼中原先和蔼可亲的王老师阴阴的笑了笑,激起我们一阵冷汗。
嘶……看来要把空调开到热风档了。
其实本来全体同学是很欢乐地看着两人的互动,虽然刚开始有点不对但还是努力告诉自己要纯洁不可以多想他们只是同事关系最多是朋友——
但是听到最后一句我们脸上的笑容就变成了别有意味的模样,有几个深藏不露的同学甚至掏出了一直准备着的小本本开始记录,更别提后排传来的两位亲爱的同学兴奋的低喊声——声音虽然被刻意的压低但还是清楚的传到了第一排的我耳中。
而两位敬爱的老师自然也听到了。
【啊物化大法好物化是一家太有爱了不行小女撑不住了需要血袋——湾湾你快些记录!】
【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会不负众望努力画本子的!】
于是在大家的注视下,本田老师的耳垂在以可见的速度变红——而在王老师弯了弯眸俯下身略略在本田老师耳边说了句什么的时候越发的明显了。
而此时的同学们才反应过来此处应有掌声。
本田老师迅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随后轻轻一笑小幅度的鞠了个躬。
【日后请多指教。】
但耳后仍是泛着红。
于是这毫无意外的再次在班里掀起了一阵声浪。
【天啊本田老师的声线超苏——这么可爱一定是……】
嗯,我没能听清后文,因为这句话的下半句已经淹没在一片兴奋的声音里了——但这并不影响我猜出来这句话的完整意思。
然而,我们还是太天真了——用我们那位沙金色头发的英语老师一脸嫌弃的称呼我们的词叫做‘naive’。
对,naive。
因为——开学典礼以后的那次介绍,只是个开始。
从那天至今,更多的精神食粮都一直在源源不断的向我们飞来,为我们提供更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动力。
首先……我们开学后的某几节令大家印象深刻的物化课程。
王老师总是喜欢在讲他的物理模型时自动带入本田老师。
【假设有一天本田老师把车停在路边,此时有一辆卡车以72km/h的速度匀速超过本田老师的车,从这时开始两分钟后本田老师启动自己的汽车做匀加速运动,达到90km/h后匀速运动,在第12min追上卡车——求本田老师开车做匀加速运动时的加速度大小。】
【嗯,本田老师在小区里超车,结果最后被罚款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遵守交通法规。】
我们怎么就觉得这事像是你干出来的呢,王老师。
众人眼角跳了跳无奈的瞥了一眼王老师一脸坏笑的样子继续做着他出的即兴题,当然也没忘了看看窗外是不是有化学老师走过的身影。
果不其然。
于是化学课前,我们翘首以待老师的反应。
所以那天本田老师自然也毫不示弱——
【各位同学,今天我们来讲有关蛋白质的知识,让我们举个例子吧——有一天王耀老师来到在下的化学实验室,恰巧看到了在下正要做实验用的一试管硫酸铜溶液,好奇的王宝宝就上前把在下配好的溶液喝了,那么,现在在下应该怎么办?】
轻笑了一声说出答案,本田老师不嫌事大的加了一句。
【所以各位同学,知识是宝贵的,王老师的无知是可畏的。】
等等如此这般,总之那节课本田老师是一脸淡定的把我们尊敬景仰的王耀老师黑的有够惨。
绝对比物理老师毒舌。
我们谁都没有告诉亲爱的本田老师,就在他上课的时候窗外一直有个人搬着小板凳认真的听着。
对,我们班好巧不巧的在一楼。
对,窗外的那个人是王老师。
但大家都心有灵犀的充目不见,安心听本田老师一边愉快的黑王老师一边讲课。
嗯没事的,本田老师上完这节课后绝对会没事的。
于是第二天的早晨,当大家正准备着第一节化学课的时候却看到——本田老师有些跌跌撞撞的扶着腰挪进教室。
不,用闯更恰当一些。
我们敬爱的本田菊老师似乎完全脱力了,扯过身旁的一把椅子就坐了上去。
然后在众人的注目之下脸色一白弹了起来——又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端正的坐了回去,还掩饰意味十足的轻咳了一声。
对,本田老师可能是没听出来,他就算是轻咳了一声,声音也是有些沙哑的。
【呼……各位,上课吧。】
【窗边的同学,麻烦把窗帘拉好窗户关严,靠墙的同学请把前后门关紧,在下万分感谢。】
所以那节课班里的各位同学依然快乐的听着老师讲他的课——这次是再也没提到王老师。
所以我们似乎明白了,王老师他敢黑本田菊老师,是有资本的。
于是我们班那个月的班刊上就出现了占据大半个版面的‘物理x化学’的大字。
还有某一天在午休快开始的时候几乎是飞一般的跑出教室休息室还明显有些狼狈的本田老师。
别以为经过的六班同学没看到休息室里一脸大写的满意的王老师。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纯真善良友爱文明和谐。
不过当学校下发的学生调查问卷反馈到物理和化学老师那里时……那也不会改变我们仍然是新世纪的好学生的事实。
但两位老师的反应几乎可以计入史册——不,班级日志。
其实不管怎么样每次一有物理课和化学课的互动环节都是班级日志空前丰富的时候。
话归原题。
我们之所以会看到两位老师极其让我们难忘的反应,是——
因为班里一半同学都写上了请物理老师和化学老师评价一下对方或说明一下两位的关系诸如此类的有关两位老师的问题。
一个是努力的装作淡定的表情教育我们要专心学习不可以乱想否则会给我们留一堆化学作业还要加上物理的份……
另一个则是轻声一笑挑眉说了句‘你们不懂,这叫来日方长,细水长流才是真。’
听说第二天物理老师的桌上出现了用美丽的包装纸包裹的一团黑色不明食品,大概是化学老师连夜拜托英语老师做的‘关爱我敬爱的物理老师’的点心。
然后物理老师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第二天就没来上课——连带着化学课也变成了自习。
于是一个班的可怜孩子们在风中凌乱了。
不,我们依旧在这间散发着浓浓学习气息的教室里不要命的奋发图强。
不过嘛……
是啊,来日方长——确实,留给物理老师和化学老师的日子,还长着呢。
留给我们班那位认真负责的班级日志记录员的日子,也长着呢……慢慢来,不急。

评论(2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