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hlia

这里木兮。
破坏后没有创造,那就只是终结了。
近日闭关,潜心读书。

【极东兄弟/玻璃渣】无心

在下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而这一切全都是在自己又一次醒来之后发生的,可自己甚至不能对这个此刻正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苍白的人说什么。
虽然在下可以感到,他也许是在下很重要的人。
因为一个人的目光,是可以说明一切的。而这个叫着自己小菊,明明眼瞳深处是深不见底的绝望,却还是笑着安慰自己的人,绝对,绝对是把自己当做最重要的人来看待的。
在下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这个人急切的跑上前注视着在下。他是那样快乐满足的神情,仿佛找回了自己的至宝般惊讶又喜悦,他也像是对待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在下,并没什么过多的动作。
只是从在下躺着的角度恰恰可以看见,他颤抖的指尖。
他的声音很轻,很温暖,有压抑住的颤抖。
他对苏醒的在下说的第一句话是——
「小菊,你终于,终于醒来了……」
但在下即使是装作认识他的样子,也不能骗过他的眼睛。毕竟,这个人看上去真的是很了解在下的人。
他一点点的苍白了脸色,却还是要努力的微笑着,温声问着。
「小菊,你不记得我吗?」
只是这次,他的指尖紧紧的攥着衣角,力道大得指节都发了白。
「我是王耀啊……」
王耀……?
唇徒劳的随着这两个字的发音动动,并未发出什么声音,但却让这个叫王耀的男子颤抖的更厉害了些。
但即使如此,在下依旧看到他笑着为在下掖好被角,听到了他仍然温柔的声音。
「小菊……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会慢慢为你解释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
在下没回答他的话,只是在他即将走出病房的一刹那轻声的对他说了句抱歉。
「对不起,在下……实在是记不起来。」
而那个人竟转身折返来,轻轻碰触在下的脸,弯下身微微闭了眼在在下的额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他认真的看着在下,我们离得那么近,在下可以看清他金棕色的瞳中,有着在下所不熟悉的复杂情绪。那极近的目光所蕴藏的,也许是无奈,悲伤,但在下可以读出一份压抑的爱意。
那一瞬间,内疚如浪潮般席卷而来。
很想很想用什么来补偿这个人的悲伤,很想告诉他自己认得他,在下不愿意看着他这样强作欢笑的样子。
万分,万分抱歉。
而在下宁可,这样悲伤的他不要这么温柔。
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他依旧要强忍着内心的情绪,要微笑着看向在下呢……明明,在下已经把他忘记了……是自己让他这么伤心的……在下真的希望他哭着问在下为什么会这样也好,愤然离开也罢,即使如此也不愿看着他笑着在心里流泪啊……
对不起、对不起。
但在下依然在一周以后和他一起离开了医院。
      
在下回到了,他称之为「小菊和我的家」的地方。
他有些费力的把在下从轮椅上抱起,一步一步极小心极缓慢的向上走着,仿佛他怀中的在下,忘记了他的在下,依旧是他内心最美的珍宝。
随着锁孔的轻轻转动,在下终于到了这个他曾坐在病房里给在下讲述过的地方。
这里,很温暖。
这是在一座红砖小楼二层的公寓,我们抵达时已是午后,阳光正懒懒的趴在木制的地板上,映得整个屋子都很明亮。
他又折返回楼下,把在下的轮椅提上楼,接触到在下有些抱歉的眼神后愣了一下。
他走向在下,轻轻的把在下拥在他的胸膛间。
在下能很清晰的感到,他浅浅淡淡的呼吸声,和透过胸口传来的暖意。
他开口,声音隐约的振动着,听来竟有些失真。
「小菊,我们回来了。」
「记得吗,你是我的恋人啊。」
「我爱你。」
在下亦伸出一只没有绷带的手臂,回抱着他。
但在被他抱住的那一刹那,鼻息间萦绕着的都是他淡淡的茶香味,而在下的心,不可抑制的忽然间生疼。
  
可在下还是开口,声音颤抖得已经无法控制。
「耀君,谢谢你。」
「在下……」
他轻轻顺着在下的短发,动作温柔又无奈。
「小菊,不用说下去了。」
「我都明白的。」
在下咬紧了唇,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
够了啊……耀,耀君。
你的这份温柔。
这一周以来,在下从未记起你,那你又为什么要对在下这样呢……为什么还要这样微笑,这样拥抱着在下,这样轻声的告诉在下你爱在下呢……
可是即使在下一直努力着,努力着,也慢慢的明白了完全不存在想起什么的可能性啊。
为什么要一直这样抱紧在下不放手呢……为什么啊。
   
而此后的一个月中,也依旧是这样的情况。
无论如何努力,无论问过多少医生,无论耀……耀君怎么告诉在下,他爱在下——都没唤回半分回忆……甚至,连一点点细节,都不能想起。
……但虽然他是这样的温柔着,一直一直的对在下微笑着,告诉着在下,讲述着一切发生过的,美好的回忆。
在下依旧很愧疚。
也许每次见到耀君他眼神里从未化开的悲伤,自己就会深深地,深深地自心底疼痛着……而后,竟是连整个人也陷入了不浓不淡但却能让人发疯的绝望里。
——想要离开他的身边,也许至少这样他能快乐些。
对不起……
对不起。
     
在下最后一次见到耀君,是在这座城市最高的大厦顶端。
在下告诉他,很想像他曾经讲述过的那样,两个人如几年前那般手牵手一起看看这座城市的夜景。
那晚的星空很美,却没有月亮。
在下已经可以离开轮椅了。
站在那楼的顶端,身边是爱着在下的人。
也是在下曾经爱着的,如今忘记了的,却依旧牵挂着的人。
……
耀君。
     
在下终于拉过他的手,要他稍稍低下头,尔后轻轻的,浅浅的,在他额角印上一个,如那天一样的吻。
在下松开他的手,慢慢的走到楼顶的台阶边。
他喊着在下,说那里很危险,不要过去。
在下却笑笑告诉他没关系的不会有危险。
在下忽然可以很轻快的走着,很轻松,很轻松。
夜晚的街道离在下很远,却很美。
「耀君,今晚夜色真美。」
谢谢你,对我这么温柔。
但是,足够了,足够了。
    
耀君,抱歉。
再见。
最后一次回头,注视着离自己一步之遥的人。
他依旧温柔的笑。
「……耀君,要是把这一切都忘记,是不是会很幸福啊。」
「请耀君你也忘记在下吧。」
然后转身,面对着漫天的星辰和整个城市中的火树银花。
跳了下去。
下坠,坠落,向着世界的终焉。
恍惚中在下看到那个人的身影,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
但眼泪就是肆意的流着,流了满脸。
终于在这个时刻,在下想起了和耀君曾一起许过的诺言。
——「我们会一直相伴,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离。」
在最后的那一秒中,我似乎听到那温柔的声音,再度响起。
——「所以若是先离开的那位,请稍微等等留下的人。」
——「因为,他一定不久就会来。」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