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hlia

这里木兮。
破坏后没有创造,那就只是终结了。
近日闭关,潜心读书。

【极东兄弟日常撒糖/耀菊黯葵】春风十里不如你

对于“春风十里 五十里 一百里 体测八百米 海底两万里 德芙巧克力 香草味八喜 可可布朗尼 榴莲菠萝蜜 芝士玉米粒 鸡汁土豆泥 黑椒牛里脊 黄焖辣子鸡 红烧排骨酱醋鱼 不如你 全都不如你”这句话而言——

耀菊的场合:

周末。于步入职场的人而言,忙碌了一周后最快乐的事莫过于和自己喜欢的人呆在一起,无论是去咖啡厅、逛街或蹲在家,身边有那个人陪着自己,就是最美好的时刻。
早晨八点,秋日的露珠早就随着清晨的离去而消弥,窗外阳光正灿。本田菊昨晚硬是要撑着补完凌晨放送的新番,直抱着他的平板电脑窝在床上折腾到两点多钟才睡,故而这时依然是睡得正香的样子,乖巧而显露着青年秀气模样的睡颜看得刚刚备好早餐走进卧室的王耀不禁心中一动。
他轻手轻脚的趴在菊身侧,右手半撑着脸望着本田菊,忽而见短发青年耳畔一缕乌发垂在颊侧,便像孩子一般起了玩心。他极轻缓小心地俯身到菊耳边,短促地自耳后吹了口气,拂起那缕发在空中做出飘扬的姿态。青年不仅好梦被惊扰还被触及了较为敏感的地方,便缓缓醒转,一双带着水汽的黑眸迷迷糊糊半睁半闭地望向王耀,目光里携了半分恼火和半分睡意。
耀脑中不知何的忽然记起前些日子在网络上看见的段落,莫名其妙感觉着这么段话用在此处微妙的合情景,便把对方拢在怀里缓缓言道:“春风十里,五十里,一百里,体测八百米,海底两万里,德芙巧克力,香草味八喜,可可布朗尼,榴莲菠萝蜜,芝士玉米粒,鸡汁土豆泥,黑椒牛里脊,黄焖辣子鸡,红烧排骨酱醋鱼,不如你,全都不如你。”
本田菊给王耀这么一闹腾彻底醒了,面上的表情自然是在奇怪这人怎么忽然有此言,可心底却没来由的涌着带了半分好笑的温暖。菊自然的将头埋在王耀颈侧,回了他一个同等温柔的轻拥。

黯葵的场合:

大早上就欺负小生?很好。
本田葵咬牙切齿地盯着王黯,后者或是无心或是有意地倚在沙发上,左手抱着只余了一颗德芙巧克力的糖罐,盯着本田葵表情的目光是八分无辜不假,可偏偏还带着一分幸灾乐祸和一分若有若无的笑意。
本田葵撇撇嘴,心说王黯你非要同我争这么块巧克力可真是幼稚,心声虽揶揄但一点也没有这其实是连了自己一同调侃了的自觉。他打定与对方磨到底的决心,转转眼珠便想到前些天工作时的事情。他还记得听得隔壁毛子家的青年操着不甚流利的中文,对他那个长相蛮可爱的妹妹认认真真地念过一个段落,嘴角不禁轻轻勾了勾,惹得王黯微微蹙眉不解地看去。
本田葵动动手指便在手机上找到了那段话,他上前几步一屁股坐在王黯身边,故意无视了对方护住糖罐的姿势,伸过自己手机指着那段话就要求王黯念给他听。
“本田葵你不认字啊?”
“小生只是想听你念而已。”
“啧...好吧。……春风十里,五十里,一百里,体测八百米,海底两万里,德芙巧克力,香草味八喜,可可布朗尼,榴莲菠萝蜜,芝士玉米粒,鸡汁土豆泥,黑椒牛里脊,黄焖辣子鸡,红烧排骨酱醋鱼,不如你,全都不如你——哎本田葵你个小兔崽子干什么呢?!”
本田葵拎着那颗糖窜到王黯够不到的地方,笑得一脸得意,像个偷了鱼的猫一样狡黠。
“黯君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德芙糖不如小生——那这颗糖小生就拿走了哦。”
这次可换了王黯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但他也没持续多久便在本田葵奇怪的眼神里欺身向前,没等本田葵逃开就把人圈在了怀里。
“是啊,爷是觉得德芙巧克力不如你这个小兔崽子。那不如你吃了巧克力,我吃了你?”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