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hlia

这里木兮。
破坏后没有创造,那就只是终结了。
近日闭关,潜心读书。

【中篇/主耀菊】记昨日书

温馨提示:请勿带入三次,不然将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

第三章 


开学一周后的清晨,王耀按惯例早早的到校。当他拿着前几天没看完的书走进教学楼时,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刮擦声,随后是课桌被翻倒在地的声音。早晨六七点的学校几乎每一层都空空荡荡,那些不和谐的噪音便在一楼空旷的大厅中来回地冲撞着墙壁,又被一遍遍放大,使王耀愣在原地,右手抓紧臂弯里的书,心跳陡然加快。而等他从这令人惊讶的晨间见面礼中缓过神时,已经在无意识间迈开脚步冲上了台阶。


三层1-A的教室似乎是发生了很剧烈的爆炸——或是地震。王耀跑到班门口时伸出右手扶着门框借以让自己停稳,随后又差一些便躲闪不及迎面飞来的一只空水桶。他直到再次站定后才发现本田菊正在自己身后斜挎着书包做出防御的姿态,一手捧着晨读的书,另一只手则拽住了他刚刚因重心不稳而后挥的手臂。

而班里已经不是一句“惨不忍睹”就能解释的场面了。

王耀伏在门框上探了小半个脑袋进去,在看到阿尔弗雷德的同时感到右眼旁几寸远的地方有什么大件物品飞了过去,再抬头就撞见一个看上去像是二十岁左右的大家伙正提着一把椅子做出投掷的动作,而空出的左手显然正在刚刚扔出去了什么东西一般的向后甩去。王耀回头站到门框的阴影下,这才看清刚刚自己站着的位置已经又躺了一套桌椅。


他刚为自己躲得及时而庆幸的放松下来没多久,视线就不由自主地被本田菊有些紧张的抽气声引到了阿尔弗雷德身上。

“大鼻子熊,你再多说一遍本hero今天就轰了你!”

王耀正因为“大鼻子熊”这个滑稽的称呼而忍不住笑出声,身边的本田菊又是一声压抑不住的轻呼,同时用一侧的手摇了摇王耀的小臂,较之先前那次似乎情绪更紧张了些。

“耀君?...耀君?你的桌椅被...”

王耀顺着本田菊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阿尔弗雷德恰好躲过来自“大鼻子熊”的攻击,在对方几乎要将房间温度降至零点的冷笑声中迅速的转了身,弯下腰试图握住桌脚拎起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的那张桌子。

还不等本田菊把话说完,王耀就闪到门后拎出了方才本能躲过一劫的垃圾桶。

“琼斯先生你给我解释一下你要干什么?!”


王耀挑眉,左手扯出插在桶里的几支扫帚,交与右手掌心中,略微将扫帚尖转开一个角度就让它直冲着金发男孩飞过去。

开玩笑。他王耀初中三年无论如何温文尔雅,也还是见识过鱼龙混杂的地方,多少遇到过乱七八糟的破事,也曾经和看不顺眼的人干过七八次架。他怎么可能没积累下一点经验。

诚然,有的时候文雅一点遵循中庸之道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因地制宜也是个老道理,听不进公理的人通常也多少存着点欺软怕硬的缺陷。

不到必要绝不动武,但不代表他王耀不会。


“打够了没?”他有些好笑的挑挑嘴角,冲教室对角一瞬间呆住的人喊。

阿尔手中甚至还握着桌脚,只是为了躲避那根扫帚身体的幅度又向前倾了少许。另一边的大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拎出了一根看上去很危险的水管笑得一脸纯善却莫名的意味深长。王耀睨了一眼那根水管,而后把目光锁在阿尔脸上——他看到那家伙鬓角的金发被汗湿了贴在脸颊边,眼睑上挂着的汗珠顺着保持住的姿势滴下去,让他有种自己扯出了阿尔活泼无害的身份下另一重面目的错觉。

阿尔弗雷德站起身,抓着从地上捡来的板擦,看起来丝毫没有被人抓包的愧意。王耀将自己方才称之为错觉的东西加以了百万次的肯定。

“没有。”


王耀不知道阿尔这家伙是以什么方式扔东西的。与飞过右眼边的桌子不同,阿尔扔出的小物件是旋转着的,似乎总带着削破什么东西的潜在危险。他心中对阿尔一声不吭放闷枪的举动有些不满,于是便拎起整个垃圾桶,作势以远程传送的方式扣到对方脑袋上。

事实上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太愚蠢了。也许会被老师抓包,也许会很难打扫——自己做的事就是自己的责任,也许万一打歪了还会扣到自己桌子上得不偿失...

于是他权衡后便只拎出了四支扫帚,右手一抓一提便甩了出去。

两支落在阿尔脚边,另外两支砸到后排还空着的黑板上,而后重重的摔回地面。

失策了...应该能够砸中的。王耀如是想到。

“没打够哪天放学约架。但是现在,立刻给老子停下。马上要早自习了,拎我桌子的事...”

王耀抬脚踹正右侧一把斜靠着墙的椅子,然后抬头瞥了一眼挂在门后面的钟表。

他语气随意下来,扫了一眼几分钟前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

“...我强烈抗议,约架的话再找你算账。”


“如果不想让老李知道你俩干的好事,就麻利点把教室打扫整齐。不然就算我和菊都帮着说话,你们也躲不过去——干啥?有意见吗?”他拎着仅剩的一根扫帚指着走过来的大个子,皱着眉晃了晃手腕,使扫帚尖在那人胸口上方甩动。

大个子青年发色是极其浅的淡金色,脖子上不知怎么竟然围了一条与时节颇不搭调的长围巾。方才有一定距离而看不大清楚的五官此刻放大了将近一倍,也使王耀终于明白了阿尔弗雷德对这人称呼的来历。

他努力忍住体内莫名其妙涌动开来的笑意,集中精力让自己瞪着对方的目光凶恶一些。

“有事快说,有第十六个字母快放。”

对方似乎不太明白这句话的隐含意义,真的就掰着手指头从A一路数了下去。


王耀感到身后的本田菊已经笑到发抖。

那人也许刚来中国不久,才学会一定的日常用语,因此数完了还是不甚清楚。于是他便状似尴尬地笑出声,操着一口奇怪的普通话说出了让王耀铭记三年的一句问候语。

“窝敬泥失调汉子。”

王耀放下了手里的扫帚。他冲面前的大个子摆摆手,随即迅速地转身扶住墙。在把自己的头埋进胳臂中之前,他很愉快地用余光确认了自己方才的感受——本田菊正用书蒙着脸,肩膀不停的抖着仿佛是要飞起来,耳尖因为过度忍耐笑声而染上了一抹淡红色。


评论

热度(8)